2017中國未來十年的政治經濟分析

瀏覽數:48 

(溫馨提示:下拉至底,見活動詳情)


導讀

未來十年的社會和經濟發展圖景,將會切換到一個全新的操作系統。而設計和開發這個全新操作系統所用的語言,一個是科技,一個是萬物互聯,一個是文化。未來已來,預見方能遇見,如何擁抱?小編推薦這篇強文。如果還不清晰,文末會有答案。


1

中國未來十年的外部環境


所謂的世界大事,其實古往今來的幾千年,國與國之間只有三件事:戰爭,和平與發展。戰爭是和平的前提,和平是發展的前提,經濟發展的失衡又會帶來新的戰爭。


戰爭發生,是因為國與國之間的力量對比,發生了變化,需要進行再平衡,以使國與國之間的形成新的力量均衡。新的均衡完成之后,就會產生和平。一個和平的國際秩序,進而帶來經濟發展。有的國家發展的好些,有的國家發展的差一些,新崛起的國家,就要向舊的霸權發起挑戰,來重新劃分世界利益格局。


地緣政治,和獅王爭霸,侯王爭霸,本質都是一樣的。把世界文明史上的帝國興衰,替換成新老獅王之間的爭雄角逐,會發現其中的道理是一樣的。它們都遵循一個古老而恒常的法則:叢林法則。畢竟人類也是動物,脫離不了動物界的那套普世法則。


直到核威懾這個恐怖平衡的新法則,取代了一貫的叢林法則。人類的戰爭形態,發生了根本改變。核大國之間,再難以像往常那樣,擱個幾十年上百年,就要來一套侯王爭霸。因為核威懾的恐怖平衡的法則是,沒人會贏,也沒人會輸,只會兩個一起死。所以,作為再平衡手段的戰爭,對于核大國之間而言,沒有輸贏,費那么大代價除了同歸于盡也撈不到什么好處,作為手段的戰爭失去了意義。軍事只是手段,利益才是目的,自古以為都是如此。


中國是一個核大國。核大國之間,在恐怖平衡新法則下,輕易不會發生戰爭。而非核國家,想要以武力挑戰中國,無異于癡人說夢以卵擊石。所以,中美之間,不會爆發全面戰爭,俄美之間也不會爆發全面戰爭,中俄之間也更不會爆發全面戰爭。如果世界上前三名的軍事大國,相互之間都不會發起全面戰爭,那么第三次世界大戰,根本就打不起來。


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會到來,但是不意味著一切都風平浪靜。在全面戰爭不可行的情況下,敵對國之間,技術性禍害就是新的遏制與再平衡常規手段。比如代理人戰爭,比如輸出恐怖主義,比如各種互相惡心。禍害與反禍害,遏制與反遏制,依然是世界地緣政治和全球經濟中的長期主題。這就是未來10年里,中國將面臨的外部環境。至于臺海問題,南海問題,東海問題,本質上,都是中美關系的延伸。


2

海權的沒落與陸權的崛起

在美洲大陸上,沒有可以與之匹敵的對手。兩邊都是大洋,縱使有強敵,也很難進犯到美國本土。而美國卻可以通過超級海軍,控制兩個大洋,一手北約,一手亞太,來控制全世界。過去的幾十年,也就是所謂的二戰秩序,便是以美國所主導的海權時代。


海權的象征,便是航空母艦戰斗群。航母的作戰范圍可以達到方圓1000海里,像一個移動的黑洞一樣巡弋在大洋上,常規的武器,很難靠近它,更不要說攻擊并摧毀它了。航母真正的天敵只有兩個,一個是用航母打航母,另一個是陸地。因為航空母艦無法在陸地上航行,艦載機對敵對大國的岸基空軍作戰,也并沒有什么優勢可言。


所以,美國的地緣優勢,也是它的地緣劣勢。一個整合連接起來的歐亞非大陸,面積,縱深,人口,資源,經濟總量,市場規模,都對美洲大陸形成了壓倒性的優勢,就會把美洲大陸變成島嶼。整合起來的歐亞非大陸,則象征著陸權力量的崛起。而陸權的崛起,則會把曾經興盛的海權,擠壓到歷史的故紙堆里去。陸權興,則海權廢,這是必然的。


隨著兩場反恐戰爭,08年金融海嘯,伊斯蘭文明和俄羅斯對美國的反擠壓,美國的全球統治能力,越來越力不從心。到了利比亞、敘利亞戰爭期間,作為地球實際統治者的美國,甚至連個面都不露了。石油,美元,航母,這是美國實行全球統治的三大法寶。


中東局勢越來越復雜,對于美國而言,已經快要不能掌控。不能掌控中東,則就無法掌控石油。而美元呢,則因為之前的量化寬松,極大的透支了美國的主權信用。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,其份額漸漸的從歷史峰值的70%以上,向50%的方向下滑。如果石油和美元失控,那么單純靠航母,根本無法實行全球統治。航母威懾小國有用,對大國并沒有什么決定大局的價值。霸權在衰落,作為霸權之劍的海權,也隨之衰落,這就是正在形成的趨勢。


另一邊,則是一番正在上升的新趨勢,新的秩序也正在悄然到來。所謂此消彼長,地球這個大舞臺,從來就不容許存在權力和秩序的真空。一方退一步,另一方必然的要進一步。隨著美國海權力量的沒落,那么一支新興的陸權力量,正在尋求將歐亞非三塊大陸整合并連接在一起。這是美國不愿意看到的,但是它卻更符合歐亞非三塊大陸人民的利益。人心背向,不可阻擋。


3

中國經濟系統性風險可控


中國經濟,每一年都在被一些人詛咒著會崩潰。被口頭詛咒了幾十年,不僅沒有崩潰,還發展的越來越好了。一直都覺得奇怪,這些人是出于什么心態,老詛咒著渴盼著自己的國家經濟崩潰。好像國家經濟崩潰了,他們就能過上好日子一樣。


好比一個坐船的人,老念叨著快沉船啊沉船,好像船沉了,只淹死別人,不會淹死他。墻倒了,只砸死別人,不會砸死他。友邦的船,可并沒有多余的船票賣給自作多情的精神外國人。友邦都是精明的生意人,他們的船上不拉只會抱怨詛咒卻沒錢買船票的人。


一個人有什么樣的價值觀,那是人各有志的事。上面兩段,并不是要爭價值觀上的政治正確或者不正確。而是想說,經濟分析的一個根本前提是,不可以有心理主義傾向,而是要客觀,要超脫。唯有這樣,才能獲得真正的洞察力,找出經濟現象的問題癥結和本質。而抱怨,憤懣,情緒,詛咒,對經濟分析的價值是零。甚至可能是負價值,因為基于心理主義出發得出的判斷和結論很可能全是錯誤的,那么根據錯誤的判斷出發,又會導致錯誤的決策。錯誤的決策,必然的會招致損失。


中國經濟,每一個階段,都會有新的問題和風險出現。歷史上,世界上,都沒有先例,也沒有什么模板和歷史經驗可供參考借鑒。很多現象,用既有的主流的經濟學模型,甚至連解釋都無法解釋。這導致一些照本宣科的學者們認為,不是模型錯了,而是中國經濟錯了;不是理論錯了,而是現實錯了。如同拿著張圖去找馬,發現現實中的馬和圖里的馬不一樣,就宣布現實中的馬不是馬。按圖索驥,也是經濟分析的大忌。如果模型解釋不了現實,那顯然是模型錯了,理論錯了。在經濟分析領域,教條主義也是沒有前途的。


現階段的中國經濟,客觀存在的風險和問題在于,上一個周期遺留下來的問題需要解決,新的增長點還沒有找到和發揮引擎支柱作用。解決上一個經濟周期的問題,就要排洪排澇,自然導致流動性枯竭,于是增長失速。經濟轉型關鍵期,結構要調整就要疏浚阻礙新經濟的舊的生產關系,那就要深化改革。從上一個周期,如何平穩的過渡切換到下一個景氣周期,是V型過渡,還是U型過渡,還是L型過渡,這都是擺在當前的問題。是問題,也更是風險。


如果是V型過渡,那么就是大破大立,一些激進的政策出臺,把之前的舊模式都打的稀巴爛,劇烈的陣痛過后,然后再重生。短期內,即可過渡切換到新模式。相信,這不符合穩健的基本思路和方針。因為這個選項,是風險失控的選項。既然要穩健,那么風險控制肯定是要放在第一位的。所以,未來中國的經濟,不會出現V型過渡。睡一覺,第二天天一亮就好了,這樣的事,可能性不大。


如果是U型呢,那么就會是一個中等周期的調整。7%左右的低速增長,會持續好幾年的時間。風險會控制的更穩健。新常態,并非是指新模式和新經濟,而是指兩個景氣周期之間的調整期過渡期。解決遺留問題,尋找新的增長引擎,如何實現呢,唯有通過改革。


如果是L型,則說明,不論是外部環境還是國內的環境,都遇到了更復雜的難題。那么這個調整周期就會加長。在改革的政策舉措上,也會更加的深耕細作。深度上,也會更深。無論是U型過渡,還是L型過渡,中國經濟出現崩潰的風險,可能性都很小。因為激進高風險的V型過渡選項,已經被排除。


最大的洪澇,已經安全過境。所以,后面,不會再有更大的洪澇出現,中國經濟的崩潰風險,可以認為,已經被排除。排除了三戰的外部風險,排除了經濟從內部崩潰的風險,并已經確立了高遠的新的戰略決心和使命,滿足了這三點前提,那么才有資格有條件談后面的經濟轉型和新的經濟戰略。


中國未來10年的新的增長點在哪里呢?哪些產業會成為未來的發展引擎呢?下面從具體的細分領域進行分析。


4

三農問題與農業現代化


建國以來,中國前后經歷過三次土改。第一次是把土地從地主手里分給了農民。第二次,又從家庭里面把土地拿走,集中到了集體里面成立農村人民公社。第三次,解散了人民公社,又把土地以家庭為單位分給了農民。這就是現行的小崗村模式,家庭聯產承包制。


小崗模式,解決了溫飽問題。但是卻無法解決農業現代化的問題,因為這個模式,是小農經濟,是原始農業的生產組織方式。三農問題,從其本質來看,就是中國經濟基本完成了現代化,但是農業卻仍處于前現代化的水平。正是因為農業的塌陷,才導致了三農問題。而不是三農問題,導致了農業現代化的滯后。


現在,農村土地已經開始出現了經營權流轉和規模農業。這是生產力自下而上的倒逼出來的農業現代化嘗試。現在的土地制度,已經無法滿足現實的生產力發展,更無法實現農業現代化的歷史使命。第四次土地改革,呼之欲出。


土地制度,是一個國家制度架構里最底層的制度,它遠僅僅是非三農問題和農業現代化的問題,而是一個可以左右和影響中國未來幾十年的基本制度。從目前看,中國現階段的制度改革,已經不是給上一代系統打補丁那么簡單了,而是要徹底的更換一套全新的操作系統。不然也不會頻繁提到頂層設計這個概念。


如果要自上而下的重新設計中國經濟的操作系統,那么這個新系統的架構設計里,土地制度,則是最最底層的一層。它是其他各層的基礎。比如,所有的人都知道房子值錢,其實房子之所以值錢,房地產之所以紅火,究其根本,它不過就是當前土地制度所衍生的經濟現象。有什么樣的土地制度,才會演生出來什么樣的房地產業態。


第四次土改,牽涉到的歷史和政策包袱比較大。所以一直遲遲不見實質性的動靜。都知道這么拖著不是辦法,但是也一直沒有更好的解答。因為,如果響應生產力的需求,那么就要再次把土地從農民手里拿出來,集中起來規模經營,這是農業現代化的必由之路,延續條塊分割效率低下的原始農業,就永遠不可能實現農業現代化


但問題是,一旦給農村土地確權,可以自由流動和買賣,那么必然的會導致大規模的土地兼并。這會造成一系列社會問題。而如果不給農村土地確權,很多農村人口已經在城市定居和生活,土地也處于流轉承包狀態,甚至是失耕。農村成立股份制公司,把土地集中到公司名下,這實質上是現代版本的人民公社。并且,股份能不能轉讓,又如何繼承,如果像私產那樣,可以自由買賣和流動,又會出現大規模的土地兼并問題。


可見,當前的土改問題,不是不想改,而是對制度設計者,要求太高。看上去有點像個無解的題。但是一旦這個問題,得到了完美的解答,那么所釋放出來的制度紅利,將對未來幾十年的中國經濟,提供源源不斷的驅動力。三農問題,也不再是個問題,農業現代化也將補上拖欠的一課。全面實現現代化,不提農業現代化,那是說不過去的。這個問題可以往后拖,但是早晚總得要面對它。一個新版的操作系統,也無法直接跳過最底層的設計。


5

中國版的工業4.0


工業1.0是蒸汽化,工業2.0是電氣化,工業3.0是自動化。中國當前處在工業3.0的中后期。表現為,完全的自動化和部分的信息化。


工業4.0,就是完全的自動化加完全的信息化,生產系統,和業務系統,集成為一個整體的信息系統。徹底解決工廠內系統斷層問題,把所有的部門和環節,流程都連接起來,消滅信息孤島。


把一切都連接起來,給工廠設計并安裝一個操作系統,這件事,德國叫工業4.0,美國叫工業互聯網,我們工信部稱之為兩化融合,物聯網的粉絲們把它叫做萬物互聯。或者通俗的講,這樣的工廠,是一種智能工廠,它的生產方式叫智能生產。


連接靠什么呢,靠通訊。通訊又靠什么呢,靠協議。所以,這在未來將是一個很大的工程,也是一個巨大的市場。整個建設周期,會以十年為計。


工業互聯網,和現行的互聯網相比,對速度,精度,安全,魯棒性等各方面的要求,都遠遠高于互聯網。所以它需要有新的標準。未來關于工業4.0,競爭的焦點,就是標準之爭。中國所提出的標準是什么呢,它有一個名字叫做“中國制造2025”。中國的競爭對手,一個是美國,另一個是德國。


從工業3.0開始,產能的過剩,就已經成為了常態。因為生產效率,極大的提高了。到了工業4.0時代,生產效率還會進一步的得到極大的提高。到了工業5.0時代,可能人作為工業生產的勞動者,應該要退出歷史舞臺了。很可能會出現一個新型的社會圖景:機器為人類勞動,產品平均分配。這句話,是英國思想家羅素的一個烏托邦之夢。


經常會看到產業或財經新聞說,哪個哪個廠破產倒閉了。然后推斷,國民經濟運行出了問題,社會即將崩潰。如果從事工業行業,在工業4.0的沖擊下,沒有趕上潮流,及時的對企業進行信息化改造和升級,那么未來的生存處境,會比較艱難一些。舊的生態,被新的生態取代,這是一種必然。不能因為看到舊事物的消亡,就推測天下也要亡了。但凡有舊事物消亡的時候,也一定有新事物在野蠻生長。


6

服務業將迎來暴漲期


農業現代化,解放了農業工作者。工業4.0,解放了工業勞動者。但是轉念一想,他們豈不是都要失業了呢。這樣大規模的失業潮,可如何是好。可能會有人頓時覺得寢食難安,這個社會一下子要灰暗了起來。


農業被解放出來的勞動者,會遷徙到工業。工業中被解放出來的勞動者,會被遷徙到服務業。就好比說,馬車這個行業消亡了,馬車夫們會在新興的行業里,重新找到工作。他們并不會因為馬車行業的消亡,而終生失業把自己餓死。


任何行業,都不是永恒興旺的,所以任何就業都不是終生就業,那么任何失業,也都不是終生失業。這就是行業遷徙與就業遷徙。未來只需要很少的人,就可以滿足全國人民需要的農業需求,只需要很少的人,就可以滿足全國人民的工業品需求。而剩下來的勞動者呢,都會遷徙到服務業。


由于中國的特殊國情,農業現代化可能會趕著和工業4.0差不多時期完成。那么一下子遷徙出來的人口和勞動者,會將第三產業擠爆。服務業將會迎來大面積的爆發。


作為第三產業的服務業的大爆發,將催生出來為第三產業服務的第四產業,甚至是第五產業。第四產業,可以稱之為數字產業,知識產業或信息產業。而到了第五產業,則是一個象征性消費的產業,它將徹底的把消費者的人格也數字化,并把他們的人格也接入媒介和信息的汪洋之網。


7

比黑科技還要黑的新科技


未來的5G網絡,將會把帶寬變的像空氣一樣無處不在,而且免費。速度,也將達到足夠的充裕。也就是說,以后上網,隨便怎么用,都不要錢,隨便怎么用,都不會卡。


5G網絡是汽車自動駕駛技術產業化的技術前提。未來的汽車行業,將會出現超級革命。司機這個職業,會消亡。汽車擺脫交通工具的屬性,升級成為超級移動終端。也就是說,以后開車,很可能不需要考駕照了。無人駕駛汽車,隨喊隨到,而且它可以自己給自己加油,跑壞了,還可以自己開到維修店給自己修理。最重要的是,未來可是實現車禍零傷亡。車禍,作為一個令人聞之色變的詞,將為成為古董詞。可能2015年后出生的人,應該難以理解車禍是什么。


隨著5G網絡的成熟和新的通訊技術的進步,萬物互聯,在下一個十年,也將基本完成。一切都被連接了起來。這將孕育出一個超級生態,在這個生態里,也將創生出來無盡的機遇。在一個一切都連接起來的世界里,想象力卓越的人,將獲得最終統治權。不會開腦洞的人,將成為新形態社會里的搬磚工。


因為未來的社會,將成為一個整體。就如同一個操作系統一樣。它的迭代,不再是單個商品的黑科技升級進步和創新,它的升級和迭代,將是整個系統的升級和迭代。而且它迭代的速度會非常快,快到只有想象力發達的人,才能跟得上它的步伐。單純的靠理解力,已經慢了。因為等你剛理解它,它已經又有了新變化。


黑科技為什么黑,因為它是產品的顛覆式迭代和創新。或者是小生態系統的局部顛覆式迭代和創新。而萬物互聯時代,它是以整個世界這個大系統為單位,進行全系統迭代和顛覆式創新。所以說,它所產生出來的爆炸式整體顛覆,將比黑科技還要黑。信息和創新的傳導,獲得了比以往任何社會都更加快和低成本的傳播。一個革命式的創新,幾乎會在短短的時間內,傳遍整個系統。并驅動整個系統進行全系統顛覆。


8

碼農們的黃金時代還將持續


把世界翻譯成數字和信息的信息化建設浪潮,還遠沒有結束。全面信息化改造,目前還只是鋪設了一些基建工程。建設好基建,還要蓋房子,蓋完房子,還要裝修。等等等。所以,碼農們的黃金時代,還將持續。可能這個黃金時代,才剛剛過去了三分之一。


在農業社會,社會建設的主體生產者,是農民,俗稱勞力。在工業時代,社會建設的主體生產者,是工人。在后現代化的信息化時代,它的主體生產者,就是碼農,俗稱程序員。


碼農們的黃金時代,也就是信息化的建設時代。這個時代,可以大約分為三段,基建階段,城建階段,裝修階段。基建是信息時代的公路鐵路和機場等,它將新媒介搭建了起來,將生態系統也搭建了起來。華為和BAT們就是第一階段的基建三大包工頭。包工頭們,還有一塊更大的基建生意等著它們,萬物互聯。


萬物互聯完成,標志著基建階段的結束。基建階段結束后,信息化社會,將迎來城建階段。要建紙上城市,紙上帝國。要建很多很多的烏托邦。BAT們更多的是基建者,城建方面只是副業。在未來真正的城建階段,很可能會出現新的超過BAT的更大的城建巨頭。


在裝修階段,也就是說,基建結束了,城建也結束了。信息化社會,硬的方面的塑造,已經完成,這兩個階段,追求的就是標準,生態和共性。剩下來的,就是軟的方面的精細化塑造。裝修階段,體現的就是個性,特殊性,非標性,強調的是表達,細節塑造和表現。裝修階段,將是創業產業的黃金時代。


9

文化工程師們的超白金時代到來

信息化建設完成,寬闊的馬路,現代化的城市,漂亮的大房子,躺在舒適的大床上,接下來自然的就是要做夢了。碼農們退場,造夢工程師,開始進場。


科技的終極目標是什么,等科技做到極致,會發現,人文才是它最終極的目的地。碼農再能干,可惜他們不會編制夢,它們只會造公路,造房子,搞裝修。幫人做夢這種事,當然要交給文化工程師們來做了。


在一個完全信息化的社會,一切都連接了起來。每個人都盯著電視,盯著手機,盯著各種顯示屏。媒介把每個人都延伸了,延伸的很長很長,并且讓他們互相交織。在這種社會里,媒介賦予人新的人格。如果他掉線了,成為信息孤島,那就意味著,新人格的死亡。所以,象征性人格,就催生了象征性消費的新浪潮。


象征性消費,簡單的說,就是做夢。有人不善于做夢的,那么就會有人幫著他們做夢。這個幫人做夢的人,他們就會憑空的制造出來一個個的夢,這就是傳說中的最近火的不能再火的新興熱詞:IP


IP,說白了,就是象征性消費。就是做夢。而能幫別人做夢的人,則會迎來他們的超白金時代。


10

金融業的新舞臺和新使命

在新的十年里,資本賬戶的管制將會被解除。人民幣國際化,將迎來它最關鍵的時期。金融業的舞臺,也隨之從國內的局域網舞臺,切換到全球性的互聯網舞臺。通道全球化,資產配置和流動全球化。這是一個十分大的機遇和挑戰,也是一個放大了很多倍的市場。


從A股啟動注冊制,不難看出,金融業的改革,是向著自由流動,去摩擦成本,以便讓企業可以更便捷的獲得融資這個思路去的。這背后更深層的意圖,是為了給全民創業,全面創新,提供一個良性的金融生態環境。


中國經濟,未來要啟用新版的操作系統,金融在這個新的操作系統里,將扮演很重要的角色。因為任何生意做到最后,都是金融:融資,風險,流動性。


萬物互聯,當然也包括一切資產的互聯。所以,之前的互聯網金融,只是小試牛刀。當一切資產都被連接了起來,那會是一個金融版本的互聯網。就像工業4.0也叫工業互聯網一樣,金融業,也將會出現一個金融互聯網。也可以稱之為,金融2.0。


金融2.0的基本特征,就在于全面信息化。一切藩籬和壁壘都將被拆除。資產將獲得空前的自由和流動性。這是金融業的新浪潮。


這個新浪潮,也是它的使命所在。連接全球市場,向全世界輸出中國資本。通過輸出中國資本這個手段,來實現輸出中國意志,和收獲中國利益。這不僅是個生意場,更是一個戰場。


11

階層焦慮的抒困與善政

再回到羅素的那句話:機器為人類勞動,產品平均分配。他認為,這就是他所能想象出來的最完美的社會類型。他的這句話,既暗含了科技樂觀主義,也暗含了終極的社會關懷。他雖然是個英國人,他說的后半句,和中國人常說的“不患寡,而患不均”這句話道理差不多。


真正撕裂一個社會的,不是生產力水平的高低,而是分配。


在未來,商品不再短缺,甚至是過剩的。生產效率也會進一步的得到極大的提高。如果不把這些產品及時的分配出去,那么反而會導致庫存和滯銷。如果把這些產能導向國外市場,則必然的會摧毀它們的本土產業,進一步加劇全球經濟的失衡。


羅素碰巧預想到了一個可能的未來主義式的的社會新圖景:在一個生產力超級發達的社會里,分配比生產更重要。這和我們的立場,價值觀,政治取向并無關系,因為它是一個規律:在一個商品過度豐裕的社會里,人反而成了稀缺資源,那么就會導致,商品追逐人。


再進一步開腦洞。既然空氣可以免費,帶寬可以免費,為什么商品就不能免費呢?在商品稀缺社會,是人追逐商品,在商品極大豐裕的社會,是商品追逐人。這一切,都是因為,生產效率的不斷升級和極大提高所導致的必然結果。


真正的終極的階層抒困,是在一個商品極大豐裕的社會里,商品到處追逐著人,社會不再以掌握商品的多寡來劃分階層。就好比,沒人會以呼吸多幾口還是少幾口空氣來劃分社會階層那樣。社會階層現象消失了,并不是通過暴力革命人頭翻滾消滅的,而是,被科技進步所消滅。科技最終導向了人文關懷并與之交匯,這也是最終極的善政。


12

開腦洞一定要開的越大越好


倒退到十年前,現在的很多科技進步和社會發展,你能想象得到嗎?可能很多人都是想不到的。站在現在看十年后的未來,很多科技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,也是很難以想象和預料的出來的。


所以,這篇文章,腦洞開的有點大。不過,既然開腦洞,不如開的越大越好。因為科技的進步,越來越快了。社會的發展被它帶著向前狂奔,也越來越快。快的用理解力追不上,只能插上想象力的翅膀。任何時候都是如此:想象力,比知識更重要。


未來十年的社會和經濟發展圖景,將會切換到一個全新的操作系統。而設計和開發這個全新操作系統所用的語言,一個是科技,一個是萬物互聯,一個是文化。


來源:至道書院
作者:白云先生


在線客服
 
 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9:00-17:00